影視,我想,時事

I find myself in cinema.

12 四月 , 2010  

兩星期的電影節匆匆過去,這是近年最短的,卻是我看得最多的一次,
一共13套,其中5部是紀錄片。
13套是一個紀錄,也是瘋狂,上年只不過看了3套,其中一部是陪人看的。
與其說喜歡看電影,更正確可能是我喜歡看電影這活動。
這次是「一個人的電影節」,我自己一個人去看,
不用約人不用等人,一個人連找位子也方便點。
最快樂是看電影時不用和別人說話,連手提電話也關掉,
完場也不用大大聲扮有見地討論劇情。(這現象在電影中心完場落樓的梯間最常見)

這次電影節最大的得著,原來我是十分喜歡看記錄片。
不像那些藝術到我也不知在拍什麼的電影,記錄片只有簡單音效剪接。
當然電影和記錄片是不同的category不能比較,
但電影節中的電影很多之後會上映和出DVD,如果不是像我這種閒人,
時間不多的大家就要把握在HKIFF看記錄片的機會。

這是5部今年我看的記錄片:
後圍牆光影行 (Berlin-Stettin) – 柏林圍牆倒下的二十週年,導演Volker Koepp重訪他數十年前拍記錄片的朋友,分享以前在東德時的回憶,以及對統一後的生活感受。

歸途列車 (Last Train Home) – 導演范立欣記錄農民工一家三年來春節前後的變化,電影感很強,越強越令人心傷。

高達與杜魯福細說從頭 (Two in the Wave) – 兩位法國電影新浪潮最重要的人物,記錄了他們由互相支持到最後反目成仇,人生如戲。

南京:尋找封存的記憶 (Torn Memories of Nanjing) – 一位日本小學教師,為了令新一代日本人正視歷史而訪問日本軍人和中國的受害人。
(我的生日正就是南京大屠殺記念日,在電台聽過一些在這天生日的人對大屠殺感受)

上訪 – 5小時版本 (Petition) – 導演趙亮花上10年時間,訪問了數百位上訪者,揭露了中國在奧運煙花下的真面目。

在大學三年上過最有用對我最大衝擊的科目是通識課中的Contemporary Chinese Society and Popular Culture,上完後覺得讀fashion真係有X用。
那時在當上接觸到三農問題,還有現在熱烈地討論的戶籍問題也有提及,
當時professor已經說這是解決中國貧富懸殊的辦法。
我們香港人,除了懂得在水災旱災扮作大慈善家、政府高官向中央擦下鞋、
在新聞前播國歌,對中國到底有幾多認識?  

如果有機會出DVD,我會推薦大家一定要看《歸途列車》和《上訪》。
Photobucket
《歸途列車》的導演在3年的春節間來回走訪張哥陳姐一家,
他們在小孩很小時而出外打工,
今次隔了三年才回鄉,當然他們只是這1.3億外出的農民工的其中一個故事。
導演以春運作引子,拍出一個出外打工對農民工家庭的影響和轉變。
父母出外賺錢留下一對子女給外婆照顧,就是為了下一代有好的教育,
不用像他們的打工。
女兒張琴看似叛逆,不聽父親勸阻,輟學到了廣東的另一家成衣廠工作。
但事實上在她倔強眼神後需要的不是錢,是父母的愛。
印象最深是她摟住外婆時的燦爛笑容,之後卻和父母吵架,
用粗口罵爸爸,更打起來,camman也亂了,鏡頭晃起來。
她的爸爸並不是大肚腩粗聲粗氣的暴力狂,只是一個溫文瘦弱的男人,
但面對著女兒的粗話,又怎能不心痛?
接著女兒向著鏡頭怒吼:「你想睇真實既我呀嗎!這就是真正既我!」
看著大銀幕,這不是做戲,越真實越令人心痛。

女兒最後在深圳酒吧打工,由當日的鄉村打扮,變了背心短褲。
不過我想信她不會出賣自己,打扮變了,但倔強的眼神沒變,
出外打工只長想要自由的生活。
不得不說在這個女生上看到一點點的自己,特別是對著父母的所作所為,
那種「西口西面」、「冷笑」的神情,這不就是我嗎?
Photobucket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