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我想

夢非夢

13 十月 , 2008  

《The Devil Wears Prada》這部電影,已經看過不下二十次,
並非喜歡看靚衫看Valentino看梅麗史翠普,純粹是對號入座,覺得女主角太似自己。

我並不是「因為小時候喜歡玩芭比,喜歡幫他們換衫,所以立志將來就要讀時裝」那類人。
同戲中的Anne Hathaway一樣,都是半途出家,受盡舊朋友的白眼,給說話我聽。
Photobucket

前幾天發了一個很有趣的夢,夢裡我拿著那本還未買到的《Vogue Hommes Japan》,
站在我對面是一個著白衫白褲的校服,手執拿破崙做封面的歷史教科書的學生,
那本是我最喜歡的教科書,與我相視無言的就是我自己了。
除了舊同學,我想沒有太多人知道,也沒法想像,我是好喜歡讀世界歷史,
喜歡的程度是考試成績永遠在80分以上,中四時會看中七的教科書。
以前我立志要做的不是時裝記者心理學家,而是一個教世界歷史的阿sir!
喜歡時裝原本只是我想轉變自己的其中一個element,結果是雖然沒有踏上Jimmy Choo,
但已經徹徹底底出賣了自己的靈魂。
Photobucket

不懂得串Gabbana甚至當成Banana也不緊要,
我也是從問「John Galliano係邊個?」開始。
Photobucket

戲中最喜歡的一幕。
在make over前Anne被Gisele和Emily寸她連shu uemura的mascara是什麼也不知道,
到了尾段她揮灑自如地搽上mascara繼而憶起往惜的模樣和被遺棄了的理想。
PhotobucketPhotobucket

看見Anne找回舊相來看,我也翻箱倒籠的把他們找出來。
已經不記得幾時影,大概是升F3升F4的暑假吧,是去清遠做義工影(嘩!做義工)。
穿著的應該是從U2買的紫色tee,那對嚇人的波鞋是什麼就真的不知道了。
近日看中了K2那個疑似Raf Simons的backpack,可惜大家都話我揹背囊好怪,
以前既我就是日日揹背囊,還要是FX Creation既綠色大龜背!
PhotobucketPhotobucket

點給以前的鍾啟恩聽。

即使跟你真實地活著能面對
我亦怕不再認得你是誰
就活到我的心裡
不清醒不會失去 神遊在太虛
為何夢到了眼角的淚痕
抹不去 記憶的飛絮

電影中的Anne可以好瀟灑將電話拋落水池,但現實又有幾多人可以走回頭路。
PhotobucketPhotobucketPhotobucket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