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時事

如何控制你的性幻想—中大學生報事件

9 五月 , 2007  

【明報專訊】中文大學學生報設「情色」版,內容涉及亂倫、性虐待等,更發問卷調查,問學生「有否『裝』過阿爸阿媽兄弟姊妹做愛?」、「最想同咩動物做愛?」等問題,內容引起中大校友及教授嘩然,認為內容淫褻、低俗,令人痛心。中大校方嚴正處理事件,約見學生報編輯部。

我還未看過這期學生報,不知道它會如何不雅,但我相信這班學生一定不是為了嘩眾取寵是寫這topic
當然,引起問題是他們的處理不夠成熟。

首先,香港的性教育仍是處於家長式。
大家都心知肚明,香港表面上是開放,實質比中國大陸還要保守。
例如母親的抉擇的廣告,全部都話你知未婚懷孕是何等的恐怖,直接了當地imply了不要做愛,並不是教你如何避孕。
所謂家長式,就是對於性的問題只有不做,完全沒有討論空間。
最好就什麼都不講,就算講的都是講不做
就像今次事件,傳媒、校方和公眾連學生的想法也不聽就一致裁定他們不雅。
而今次和之前「非禮選舉」和「阿嬌事件」不同的是並沒有直接的傷害人,也不是賣弄色情。
但香港仍是那種教你用condom就等如叫你同人做愛一樣的典型「家長式」心態。

另外一樣是道德問題。
報紙就事件訪問了不少學者,他們大多說談性不是問題,但就沒有說如何談性才是對的,最多就說是符合道德便可。
我想問: 性幻想符合道德嗎?
和貓貓狗狗甚至和阿爸阿媽做愛,的確是不符合道德。
但如果幻想和他們做愛,又會否符合道德呢?
如果不違反道德,談論性幻想時加入亂倫、人獸交等topic又有何問題呢?
但符合不符合道德已經是其次,「性幻想」這課題對於很多人來說比性交更難啟齒,現在就好像正人們的死穴。

投訴的那些人,你能說自己沒有性幻想過嗎?

其實最大問題是中大的學生們違反了社會對他們的expectation
現在香港35-50歲、有話事權的人,都是在6070年代成長。
當年的大學生談的是社會運動、關心政治社會等問題,所以他們對現在的大學生都會抱著同樣的期望。
特別是中大,這間在9間大學中最保守的大學,偏偏就是時常「出事」的一間大學。
證明了禁止越大反抗越大的道理。

最後說不應用大學的錢寫這些東西,這個理由就更不成立。
即是說我這個理工大學的學生在這個用自己錢買server整出來的blog裡大談性幻想,幻想自己如何同阿爸阿哥細佬表哥表弟舅舅做愛就沒問題?
如果是這樣就不是這topic的問題,而是要講明中大的學生報只可談政經大事。

如果我是這班編輯,我會寫完一大篇性幻想後做一個總結: 「如何控制你的性幻想」?
我就看看他們如何投訴。

PS: 寫這個topic時想起Jane Birkin和Serge Gainsbourg合唱的《Je T’aime Moi Non Plus》。
這首歌在1969年發行,內容是講有性無愛,在後段還會有Jane和Serge的呻吟聲。
在70年代這首歌遭到多個國家的電台禁播,最厲害是連梵蒂岡都要發表聲明罵這首歌。
都說了越禁止反抗就越大,這首歌一出唱片就大受歡迎。
近年有不少歌手都會重新編曲翻唱,至少有十幾個版本,連Pet Shop Boys都有份。最近的就是06年Cat Power同Karen Elson的英文版。
不想看我寫的東西,就聽一聽background music吧! 不知大家明不明我播這首歌的用意呢?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