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

對生命的執著: 斌仔與霍金

16 六月 , 2006  

「While there is life, there is hope。」
霍金用著他的語音合成器向斌仔及世界上所有曾想過放棄生命的人說出以上一句話。

13年前斌仔因一次意外,進入了「等死」時光(套用斌仔用語),13年後的今天,他卻可以離開醫院那雪白得來乏味的天花板,暢遊迪士尼。
斌仔對於霍金以上的對話有這樣的回應:

「活就有希望,我絕對同意,而且我亦相信總有事情可做,祇不過我的問題是否真的長此下去都要倚靠別人而繼續生存,及假手於人為我完成每一件事……,我並不是說我沒有資格生存,但包袱與寄生蟲的滋味,不足為外人道而已。」

他說當日要求安樂死的決定並非衝動。

很多反對安樂死的人,總會搬出神學道德,不少人也會認為去死是懦弱和逃避的表現。
但躺在病床上的斌仔在十年後才提出這要求,是懦弱嗎?是逃避嗎?
反對安樂死都是尊重生命的人,值得令人尊敬。但問題是不逆地而處,只是把自己對生命的看法當作真理,這也算是尊重生命嗎?
我相信很多一面倒的去反對安樂死的人並沒有試過想死的感覺,試想想如果換轉你是斌仔真的可以堅持下去嗎? 我想有人可以,但同樣有人可能會把自己身上的喉管拔去。

我是一個十分樂觀的人,但對生命並沒有太大的熱衷。如果要我像斌仔那樣說的連刷牙洗澡這些我一日做三、四次的事情也要假手於人,我會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我並不是鼓勵大家去自殺,很多時自殺的確是出於一時的衝動,但我想指出的是每個人對生命的定義也不同,選擇去死的並不一定是沒勇氣,苟且下去也見不得勇敢。

對於斌仔,我對他的感覺很奇妙。當年報道一出我就已經有留意,每次《星期二檔案》有他的報導必定會收看,可能自己也是曾經做過別人眼中的「傻事」的人,對於斌仔想死的感受有著同感,當然我的原因是很無聊,也是出於一時的衝動。
不過如果斌仔當天真的選擇離開,他就不可以回去母校、不可以去迪士尼,也就不可以感動到像我放棄過生命的人繼續走下去。

我相信世上有奇蹟,但就一定要自己親手去創造和追尋,才可以知道它的存在價值。

0614nhko06b1.jpg20060430_newsa_06_1.jpg兩人對死亡的看法不同,但對生命其實同樣地執著。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