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

做愛還是性交?

18 五月 , 2006  

我對拍拖和上床有著一個特別(奇怪)的想法。
同一個生理和心理上都是健全的人拍拖,我就一定要上床才覺得正常。
不過如果對方是「不能」而不是「不為」,我不會因為這樣同對方分手,也不會出去偷食,最多睇G片打飛機。
但對我來說不一定要拍拖,即是所謂有愛先有性的條件下先可以上床。簡單點說,拍拖和上床是可以分開的。
如果你是明光社的粉絲或者是道德的守護者,看到這裡可能已經拍檯大罵鍾啟恩這個有傷風化的"人"最好拿去浸豬蘢。
我從來都不否認我是一個沒有什麼道德價值觀的人,社會上所謂的道德只會在我答中化試卷時才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所以我以下所講的東西絕對有可能挑戰著你的道德觀而令你引起極大的不安,wahahahaha…

我一直都覺得『做愛』這個兩個字簡單,但意味就十分深遠。
在倫理學上,做愛比性交較有深層的意義,後者用於繁殖下一代,即"生殖作用",或滿足生理上的需要。
前者則是為了"愛的交流"和互相了解。
但這個"愛的交流"是否這麼神聖?
不少夫婦都會因性生不協調而引致婚姻問題,那愛是較重要還是性呢?

如果跟據以上的定義,性交(我當然不能繁殖吧)和做愛我也試過。
無可不否認和一個你愛的人"性交"絕對比和一個你不愛性交快樂,有一種好甜的感覺。
但如果對方在性技巧上高超,就算我不愛他,我一樣得到我所需的快樂。
反之就算我和男朋友做愛,我也不覺得彼此感情增長了。
倒是做愛變成了例行公事—做愛和性交也就沒有分別。

拍拖對現在的我來如是一項十分time-consuming的活動。
眼看身邊的朋友已實現了他們的理想,我這個終日開口埋口都講理想的人卻在原地搭步…
實在沒有閑情逸緻去談情說愛。
倒是純粹的性交能給我打來滿足感…
我喜歡男人陰莖進入我身體的感覺(最好大大的..嘻嘻!)、我喜歡射精那一刻的興奮和之後的失落…
對於我這種沒有愛也可以做的人,性交比愛情給我的真實感可能更大。

PS. 打這篇文時連我自己都時常調亂了性交和做愛,那不如把他們都歸納為「上床」吧!keke…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