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時事

日本人愛戴罩

5 二月 , 2015  

H3N2 肆虐死幾百人,但這個港共正苦卻無動於衷似的,難怪可以對住一班普通市面掉催淚彈。日本也剛經歷了流感高峰期,每日看日本的報紙都是相關的報導,我最愛的 SEKAI NO OWARI 中的 DJ Love 也患上流感,還差點上不了他們的紅白初登場!

成街既上班族都帶口罩,香港 SARS 時都未必見到。

話說他們在去年 12 月尾要上 Music Station,不過在節目前公佈了 DJ Love 因流感而不能參加演出,這也是首次「唔齊腳」。Mステ就好像勁歌金曲,幾時都有得上,日本的 fans們最擔心是 DJ Love 參與不到 31 號晚的紅白。那時我心諗,有無咁誇,還有 5 日先到紅白,DJ Love 又不是 Fukase,不用唱歌,休息兩日都沒事啦。換轉香港既歌手,感冒到爛聲都照唱。接著我看 Yahoo Japan 的新聞才知,原來厚生勞動省 (即日版衛生署),呼籲流感病發後 3-7 日外出禁止,以免傳染他人。結果是 DJ Love 好返後,要去醫生那裡拿健康證明書才可去紅白。我們經濟至上的正苦,當然沒可能叫人不上班一星期休息吧,到時那些商家又走出來話影響香港競爭力。

DJ Love 要拿著健康證明書自拍交待,才可上紅白;香港歌手感冒失聲照開演唱會、去頒獎禮反而是「敬業」。

日本人出名愛戴口罩大家都知,連口罩都有卡通案,除了預防流感還有花粉症。但高永文講的「社交隔離」也不是完全9up, 日本的確有不少人討論マスク依存症 (口罩依賴症),即是無病無痛也不是流感高峰期也戴口罩。口罩變了保護罩,這樣他們就不用與人交談,好像忍者一樣「你睇我唔到」,女生連化妝也省下喔。

不過高永文過慮了,日本人是「怕麻煩到別人」的民族,香港人是「怕麻煩」的民族,差別很大喔。香港人身經百戰,禽流感、豬流感,還有強國的恩賜 帶來 SARS,又點會因為全民戴口罩而有マスク依存症?SARS 這麼大件事,大家過了半年都忘了 1:99 。我只記得近期香港人要「依賴」口罩,便是對抗正苦的催淚彈。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