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

15 七月 , 2011  

Photobucket

近幾晚都發著割脈的夢。
從小我就有割脈的衝動,並不是想自殺,純粹是割脈。
不過比起燒炭、服藥甚至跳樓,割脈才像真想死的方法。
前者的人只是逃避痛苦,自殺也選了舒服的方式;相反割脈難多了。
試把刀片放在腕動脈前,未割下去已經感到痛楚,你會想像到割下去那撕痛感,這是本能反應。

真正的絕望是很平淡,你不會再感到快樂,也不會感到痛楚。
在這種狀態下割脈就變得輕而易舉,因為沒有痛的感覺。

我的夢每晚也差不多,只有割脈用的東西有所不同。
有時是刀片、界刀、玻璃碎片等,有一晚拿著的是牛油刀也可割出血來。
割脈自殺的人會把手放在水中放血,或把自己浸在浴缸中,加快流血的速度。
但我不喜歡被水浸著的感覺。
我會洗完澡,抹乾身體,塗一點Enchanteur爽身粉,赤裸的躺在床上看著血慢慢地滴落地下。
一個體重50公斤的人,約有血液4000毫升。
一個身體健康的人,在短期內流去1500毫升,只要躺著不動也不會出現症狀;
當失血量達2000毫升,就開始進入休克狀態。
如果一滴一滴的流,要多久才會失去意識呢? 還是未流夠2000毫升傷口已自動復原。

在夢中,血液就像一個膠囊包裹著人生的片段。
我看著一滴血流走時,記憶也隨之流去,膠囊破裂了,滴到地上化開。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