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日常

戀愛遐想:假的真不了篇

25 三月 , 2010  

J先生給我的SMS證明了現實是沒有遐想。
他說昨晚剛認識了一個女人,應該是給了他phony number。
(phony! 不是fake,多美妙的英文!可憐的我只懂fake來fake去,或者比人fake)
當然我都想進一步「關心」J先生,到底他在哪兒認識W小姐?
W小姐又是怎樣的一個人? W小姐有什麼吸引他?她是ABC嗎?

如果我是W小姐,一定不會說自己喜歡吃壽司,太cliché了。
起碼話自己喜歡去Culture Club吃Salami Linguini;
喜歡看Oscar Wilde的詩和Virgin Wolf的書。
不認識他們當然覺得你勁,知道的就會好嘔…haha!
不過香港的男人話之你看張愛玲還是張小嫻,最緊要表現出小鳥依人的模樣,
最好無腦唔識野,不然怎會有機會show off自己!

說回J先生,之前說過最令我感動的,是book位吃飯的date。
他想去哪裡吃壽司呢? 難道是吳彥祖在朗豪坊開的Monster Sushi?
Oh,對不起,我仍是離不開MK的思想,J先生應該是去中環那間鮨雄吃吧!
最令我感動也可說是最傷感的,就是我從來未試過這樣mature的date。
我們這些80後,吃壽司不是元氣就是元綠。
我這窮等人家仲衰,會去深水埗吃那些平到會發熱的壽司放題。

當然不是在怨,我絕對要負上大部份責任:
我是完全不肯投資在吃方面,又不浪漫,over $30一餐都嗌貴。
每次的date,就是在樓下大家樂美心外賣回家,然後「直落」!
J先生提醒了我,原來一餐飯不只是一餐飯,不是但求吃飽後拉屎就算。
當中包含了學問、心思和回憶。
而我回想起來,省下飯錢的代價,就是沒有了這些回憶。

上述的問題並沒有答案,我沒有問到J先生,只叫他cheer up。
我所做的可能多餘,出得來玩既人都不會是傻的,
其實我連J先生是否decently dicking around也不知道。
我沒有再問,就是想下幻想空間給自己。
原來在這冰冷的城市遐想一下別人的戀愛故事,也可樂得半天!

PS:還有希望W小姐下次可以mature一些,就算不喜歡人也可以給真電話,
date一次之後講清楚,是很基本的禮貌。
她以為自己是給假電話,但假的,有時都會是真的,會煩到別人(即是我)。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