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音樂

夢,非夢

25 八月 , 2009  

往事輕石頭重,不想碰埋心中。
最可怕的夢,不是被追殺跌落懸崖,
而是夢見你一直很想發生的事情,只是知道,跟本沒可能。

星期天一個和煦早晨,媽媽一早醒來弄她最拿手的西多士作早餐。
爸爸把我和哥哥叫醒,說吃完早餐後就去逛街飲茶。
爸爸喜歡駕車,雖然只是從香港仔到銅鑼灣,但他還是要大家坐他的私家車。
經過報攤,媽媽會買漫畫給我們飲茶時看,我看的是《蠟筆小新》,
哥哥的是《叮噹》,對,不是《多啦A夢》,那時是叫《叮噹》。
我們就是這樣圍著坐,一人一本小新叮噹和報紙,一家人靜靜的吃點心。
回到家中,媽媽去了街市,哥哥在房打機,
爸爸會拉著我一起聽Suede,那是他最喜愛的樂隊。
吃過晚飯,就是一起看電影,是用LD盛載著的電影。
愉快的星期天很快過去。

時間過得很快,我要升中學了,入讀了一間爸爸由我幼稚園開始就想我讀的學校。
爸爸媽媽帶我去造校服,那是白襯衫白西褲,我很不喜歡。
但看著他們把校章掛在我身上時,那滿足的笑容,我覺得自己很幸福。
我一定會好努力讀書,我要他們看到我戴四方帽,
以比現在更滿足的神情,一起影全家福。

這情這景真實得太天衣無縫 ,快活得不敢把身體轉動。
每次當我醒來,都會看到眼角的淚痕,
這十年來都是做著這個夢,假的是美夢,為甚麼還要激動?

問及我的童年,我不是不想說,
只是不知從何說起,沉重得不應和別人分享。
童年本應就是要平凡,說起這個不平凡的童年,
我總會以一副說別人故事的語氣,
因為我感到疼痛 ,疼痛來自惶恐。

升中時,不要說買校服,選校也是我自己決定。
那時媽媽要清還爸爸的債務工作很忙,爸爸就躺在醫院等死,
那份選校表格是我自己填,連家長的名也是我自己簽,
到現在我都不明白,為何我會選那間爸爸由幼稚園開始就想我讀的中學。

星期天是很可怕的,可能收數公司認為這天債仔不用返工,
就會時常在這天上門追數。
我們沒有錢去飲茶,為了躲避收數的就只好扮不在家,連電視也不敢開。
如果收數的很久也不走,我就只好去應門說父母不在家,
他們也不會對一個小四學生落手吧。
事實上收數公司的人沒有對我做什麼,倒是有一位爸爸的朋友追債來到我學校,
我帶他遊花園,一怒之下扑穿我個頭。
那時血流如注,我沒有感覺,只是好像有好多「水」在頭頂流下來。
我沒有喊,特別是當途人報警時露出同情的目光,可憐這個字不配在鍾啟恩身上。
最後媽媽和哥哥趕來醫院,爸爸繼續躲在家,就算我死也不會來見我最後一面。
我沒有嬲那個扑穿我頭的人,如果他可以扑死我,反而想多謝他。
到了爸爸死那天,就好像被扑穿頭那樣,半點感覺都沒有。

我從沒有「home」,只有「house」,一個讓我睡覺的地方。
我一直都說服自己,享受一個人沒人管的生活,
那些狗屁的家庭生活跟本不適合我。
最難接受的,是往往當我催眠到自己的時候,
這埋在心中的願望,卻徹徹底底在夢中實現。

看著身邊的朋友,和情人見少一分鐘都不安樂,
對父母卻像仇人,說多一句也不願,住大學宿舍來逃避家人。
有人管束自由才有它的存在意義,
對於沒有腳的雀仔,天空有多遼闊,就是有多大的束縛。
如果你們還可以一家人一起飲茶,這好好珍惜;
如果可以一家人影畢業相,這是很大的福氣。

明明是一場夢,醒來卻剩下逼真的淚容,我太懂,假裝著不懂。

《夢非夢》
主唱:容祖兒
作曲:馮穎琪
填詞:林夕
編曲 / 監制:王雙駿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