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我想,書感

愛的教育

18 八月 , 2009  

香港流行的愛情小說,是以$55販賣廉價的愛情幻想,
就如經由迪士尼改裝的童話故事,
「白痴公主」隨便吃陌生人的蘋果,還等著一個陌生男人來拯救自己。
連5歲的小新也知道,不可接受陌生人的禮物。

心理學家史坦伯格(Robert Sternberg)提出著名的「愛情三角論」,
愛情由三個元素構成:親密(Intimacy) 激情(Passion) 承諾(Commitment),
缺少其中一樣,也就不是完整的愛情(Consummate Love)。
例如只有親密激情沒有承諾,只可叫浪漫的愛,很快結束。
相近的理論還有魯賓(Zick Rubin)的愛情量表和喜歡量表,
遠古一點就是佛洛姆(Erich Fromm)《愛的藝術》。

唸心理的,除了要讀理論,還有大量case study。
由中學開始,大家都喜歡當我是白夫人,我的電話是愛情999。
如果我收每六秒一元,早就成了白富豪了。
近日看了兩本關於愛情的書,都是真人真事,
有異性戀同性戀和雙性戀的,為的不是做進化版白夫人,
我只為自己 — 不懂愛自己,也不可能愛別人。
拍了5次拖才去學愛情,有點遲,但總好過一些一生也不去學的人。

張小嫻深雪會教大家如何只懂愛自己,近代的還有林詠琛、鄭梓靈,
要注意,只懂愛自己和懂得愛自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層次。
健吾在《真夏的果實》序說,「當我真的聽過一些人把他們『愛情』中的怨和恨,
都歸咎於『我都係聽容祖祖流行曲大』的時候,我不得不把這些故事寫好」。
他的故事,主人翁們不論男女不論攣直,開首情感就一早泄光,沒有好結局。
只是,愛情最壞的結局是分手,那什麼才叫做好結局?

我們香港人最喜歡姓「賴」,俗稱「柯屎唔出賴地硬」。
唱了十年仍只懂喜歡你讓我下沉,還要說自己是個無法討好的人,
容祖兒明明都叫你記住有自己見地,做人目光高過聚散分離,
把某些遺憾化為玩笑好過,愛人難你肯學定能愛下去,就是沒人肯聽。
有趣的是,主唱者從沒沉淪過,沒有像另一天后未婚生子,
只有悠長工作過後仍是工作,有男朋友都不可跟他享樂。

書中的故事並不淒美,就如健吾說在香港街上看過太多年輕的情侶,
悶悶不樂的二人手拖手,看同樣的電影,說同樣的語彙,卻不覺他們有「關懷」。
他們需要的,是物理上的質感。

健吾是收音機,收集別人的故事,實事求事的寫出來。
潘國靈的《愛琉璃》則是文學自傳式的愛情經歷,但本質上與健吾相同,
都是以毒攻毒,沉到底就獲得救贖,從而學懂去愛。
不要以為情情塔塔的男人都是無能,書中就介紹了不少大文豪的愛情故事。
我最喜歡的卡夫卡是典型想被愛但不敢愛的例子,
到了他真的懂得愛人,已經身患重疾。

在這個路易威登比身體價錢還高的年代,在網上可輕易售賣自己的社會,
有誰不懂得做愛? 不懂的在討論區隨時可下載「教學片段」。
我懷疑日本那些AV、G片老闆都是慈善兼教育家,
連唱片都沒有人買,咸片又怎能賺錢,但我們每日也可看見很多新貨上架,
為的是自娛也是替大眾進行性教育。
只是我們搞不清,也不理會,是有愛才做還是做完先愛?
還是做完都沒有製造出愛來?
到底是愛一個上一課,還是見一個上一個呢?
香港的性教育和生物課沒分別,只會教你何謂月經夢遺,
不會教你打飛機,更不會說性行為是相愛的表現。
愛情?跟本不在討論之列。

我和容祖兒是同一年代,沒可能聽著她的情歌大。
反而有一首情歌,由幾歲聽到廿幾歲,
愛情是,有淚有罪有付出,還有忍耐。

LIST OF TEXTBOOKS
FOR SCHOOL YEAR 2009-2010

Subject: Love Education
1. 《愛琉璃》 潘國靈 kubrick $68
2. 《真夏的果實》—健吾收音機II 健吾 知出版 $58
3. 《Close Relationships: Key Readings in Social Psychology》 Reis & Rusbult Psychology Press; 1 edition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