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

知魚之苦

15 八月 , 2008  

零晨三點,打算沖杯阿華田繼續看書時,
看見阿媽的金魚反肚掙扎著。
立即放下沖到一半的阿華田拿網替它反身,但不果,
我只能繼續眼睜睜的看著它大啖呼吸,和殘忍地拍下它掙扎求存的過程。
Photobucket

我有想過拿它出來安樂死,但這樣做我感到並不安樂,
莊子「知魚之樂」,我沒有他的領悟,也不知道「知魚之苦」。
如果這尾魚是想掙扎求存,吸盡最後一口氣呢?
可惜我不能為魚做CPR,最後只好繼續看書。

做人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在想著去自殺之前,
不仿試下好像魚那樣不斷大啖大啖呼吸,
一口氣沖去面對困難,事情到了最壞的情況便最好,
已經沒有可以再壞下去的地步。
仍然在呼吸都應該要慶賀,做魚也好,做人都是一樣。

這次也不知是第幾條阿媽養死的魚,我知道她並不鍾意養魚,
這只是一種補償,補償我們養了10多年的狗狗LuLu離去的空虛。
她已經走了4年,我知阿媽好想養再狗,但每次我都是支吾以對。
我給自己的理由是沒有狗可以代替她,但實際上是我很怕再去面對死亡。
之前我大啖大啖呼吸,去陪朋友選購狗仔。
近來鼓起很大的勇氣去看《當狗愛上貓》,但今天講到廖碧兒隻狗有腦癌,
我便嚇得以9秒9關電視。

原來最壞的情況並未隨著時間離去,每天也是歷歷在目。

PS. 那尾魚,在零晨四時宣布死亡。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