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音樂

圍牆

28 六月 , 2007  

想不到第一次聽盧巧音的《圍牆》就哭了出來。
這首歌很好聽,比起我喜歡的《垃圾》更好聽,
歌詞所寫的就是我童年的寫照,也令我諗起很多討厭的回憶。
我討厭那個不知所謂的「家」,討厭那不負責任的爸爸。

為何他欠人錢不還但被人打穿頭的卻是我?
我還記得好清楚,我坐在薄扶林的7-11,
裡面的店員拿了冰、綿花之類的東西給我按住個傷口,
周圍有很多人…但我沒有哭,
只是望著頭上的血不斷流下來,
染滿整件校服。
雖然我每次都可以當講別人的事一樣講出來,
但其實到現在我都很驚。

父母不是都會保護自己的仔女嗎?
但為甚麼當有人上們追數的時候就推我出去應門?
當時我只有10、11歲…
從此我就明白了,
這個世界可以依靠的就只有自己,
只有自己才可保護自己,
所以無時無刻都要自己變得更堅強。

讀心理學時總會說父母對一個小朋友的影響很大,
而一直以來我都盡量否認他們對我的影響。
不過我明白我只是在逃避…
逃避他們給我的陰影。
我想我缺乏安全感和很害怕被人傷害,
情願建起圍牆也不願與人接觸,
用笑聲去掩飾一切,
甚至覺得自己不值得別人去愛,
也是和這些經歷有關。

在爸爸死後我一直都好努力去忘記,
但當一個人的時候總會想返起這些討厭的回憶。
人生存在世上的意義當然不是回望過去,
但總有一些事情是不可以忘懷。
其實我到現在仍然不知道,
我到底是憎我爸爸還是愛他。

圍牆

 

曲: 藍奕邦 | 詞: 游思行 & 梁翹柏 | 編 : 梁翹柏 |
監: 梁翹柏 & gordon’o yang & 盧巧音

四歲半  我看格鬥武士  你就當一般的爛漫天真
到八歲  要看世界意義  你答案太敷衍得傷我心
我的畫紙人生  早已畫滿疑問
你那低一級的口吻  我怎麼敢開口笑愚笨

我慣了  叫你滿意以後  四面窗壁中安靜尋開心
你也會  暖暖我的小手  隔一套羽絨衣抱抱我的身
你愛得多認真  心裡夢仍然被幽禁
也許只不過搬不了課文  沒法清楚表跡
難明白我  蘊藏著遺憾

成長之中有萬重帳幕  永遠碰不到兩份愛
孤癖的我漸成冷漠  看我世界裡的海
言語卻說不開  長高的我  漸建起圍牆
圍著我笑看怪異時代  收音機繼續開

你與我  這個間隔以外  已沒有親暱的人還可親
我對你  永遠專一不改  你高興我都知道替你開心
我的精彩人生  長到如藤蔓地吸引
也許不須教怎麼去做人  讓我升空高飛
原來造美  珠光寶劍如是送贈

成長之中有萬重帳幕  永遠碰不到兩份愛
孤癖的我漸成冷漠  看我世界裡的海
言語卻說不開  不干擾我  就已包著愛
埋在細沙裡讓我拾回來

收音機聽過  你有你的歌
這晚裡讓怨曲照著床  
那一個憂鬱的你  或已經想不起
童年極美  存留糖葫蘆甜味

成長之中有萬重帳幕  永遠碰不到兩份愛
孤癖的我漸成冷漠  走進新的天空任天開
無法訴說的愛  今天的我  驗證這圍牆
圍著我笑看燦爛時代  可有需要變改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