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

假若世界永遠都快樂…

3 三月 , 2007  

「我驚你辛苦呀!」是我至今聽過最感動的一句說話。

今日找東西時看見一本2002年用的突破schedule,我有個奇怪的習慣,就是每年用過的schedule都會keep低。
以前還沒有blog的時候跟本不會寫日記,schedule就變成了簡短的日記。
翻開一看,原來我02年時常返教會 (我是天主教的,估我唔到呢!hehe..),還會去大陸山區做義工! 對於現在的鍾啟恩來說是神蹟!

在8月份看見了一個名字,是一個當時我喜歡的男仔在13/8月寫上了他自己的名字,我想那天他約了我出街吧。
這個男仔是直的,雖然他知道我鍾意他,但我們仍是一起行街食飯看電影傾電話到三更半夜…其實除了上床,我想和拍拖也沒有太大分別。
就算明知沒有結果,但還是不顧一切,以前就是有這種勇氣和膽色。
當然到了某一天,還是要攤牌,在地鐵的月台上他說不介意我喜歡他,只是「我驚你辛苦呀!」比起「我愛你」這類虛無飄渺的說話,這句真實得多,特別是當我們跟本連愛是甚麼也不知道。
真的很辛苦,不是TVB的劇集,沒有團圓的結局。只是比愛上一個不愛你的gay佬,喜歡直人就算他不愛你,但他仍會做你的好朋友,gay佬卻會消失得無影無蹤,所以一直都不喜歡這個circle,男仔friends都是直的多。

由細到大都不喜歡自己,甚至是討厭。
4年前下定決心改變自己,人是變了,變到我連自己都不認得自己,但我仍是這麼憎自己。
我憎自己的假,明明沒自信還要裝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明明是懦弱細膽無用,還要故作堅強死撐。
相比02年鍾啟恩,5年後的更令我討厭。

看完這本schedule,感覺已是上一輩子的事。
有時在想,如果當時沒有放棄繼續喜歡他,就算沒結果,也可能會比現在開心;
如果不去改變自己,也會比現在快樂。
在02年時的理想是入大學讀history教書,做個好老師,現在我什麼都不是。
這幾年改變的…太多了,多得我不能負荷…但一切咎由自取,不能怨天尤人。
當然那時的鍾啟恩已經死了,人生有幾多事情是可以讓你重頭開始過..but the show must go on,只是我真的很累了。

有一次和他唱k,他唱了《最後的歌》給我聽,他是第一個男仔唱歌給我聽,我想也會是最後一個。
雖然不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但回頭已是百年身。
IMG_1006.jpg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