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

愛無能

11 六月 , 2006  

《蛋白質女孩》的作者王文華被問到何以四十歲仍然是單身時,他就這樣回答:
「性無能」還可吃威而鋼,「愛無能」能吃什麼?
很喜歡「愛無能」這個term,形容得很貼切。我是「性慾強」,但可惜是「愛無能」。

對於愛情,我是不介意付出,但往往是有心無力。
現在身邊有很多朋友也在拍拖,看見他們就覺得很厲害。他們一星期七天可以見足五日,一日也可以講多次電話。
我拍拖次數比他們多,但我自己就從未如此癡纏過。
朋友們口中說想要多一點私人空間,但當我打電話給他們時總是和另一半在一起,我想這就是愛情吧。
但一想到要時常見面就感到十分厭惡,心裡總會問:「唔駛咁呀?」
或者就只有這樣的人才適合拍拖。

我這個「愛無能」的人,不是不相信愛情,但就對愛情沒有多大的憧憬。
我最怕聽到「愛你一生一世」,我跟本不覺得一個人可以愛一個人一世。
就算可以一齊一世,也只不過是感情罷了。既然明知做不到就不要對我說,同樣地我也不會說。
說了不見得會令感情更進一步,但到分手時就多了一個大話。

但拍拖真的需要有愛的成份嗎?我看見身邊一些朋友拍拖只不過是為了有個人在身邊,一起吃喝玩樂溫書,也有一些是人有我有的心態,就像要買名牌一樣。
我也試過為了逃避寂寞而去拍拖,所以現在更加不想這樣。

不過實在不習慣這樣的鍾啟恩。
我相信在朋友眼中我是那種「o下?你依家無拖拍咩!?」而不是「嘩~你都有拖拍呀!」的人。
一些老朋友已經慣了鍾啟恩身邊時常就有新的面孔和名字出現,大家聽過後也懶得去記,要記就如要你背熟所有Morning娘成員的名字那樣困難。
一直以來都是很容易就去”愛”人,很喜歡有個人在身邊的感覺,就算明知自己不太喜歡他,也會自我催眠去愛上他。
誰想到大個仔(huh?..)後的鍾啟恩會變成「愛無能」?

現在有時都會感到寂寞,也有那種很想拍拖的感覺。只是當我拿起心理學書或者時裝雜誌,那種感覺很快就消失去,因為還有一些比愛情更重要的事等著我去做。
雖然愛情同理想不會有著大衝突,但他們同樣要時間和心血去建立,我覺得自己並沒有多大的心思去見立愛情。除非另一伴能理解和不介意,不然像我這樣去拍拖對他實在不公平。
與其要一段愛情,一段較穩定的關係還是較適合我。

我想患上「愛無能」的人就會像我這樣,把拍拖想得太多。
我都覺得「白白痴痴」的去拍拖是最開心,只是我自己不能「白白痴痴」去做任何事情,包括拍拖。
我不是說自己不需要愛情拍拖那樣偉大,只是我的確會看不起那些戀愛大過天的人,他們可能覺得自己不是,但我看見的事實就是身邊有不少朋友會把愛情放於現想之上。
他們做任何是都好像為了另一伴,本來值得令人感動,但我就覺得人是為了自己生存著,人不是寄生蟲。為了別人才生存的人比寄生蟲還要可憐。
每個人的價值觀也不一樣,我會尊重,但我的價值觀同樣地會令我看不起這類人。
可能就是有這種想法才會患上「愛無能」,也可能是因為「愛無能」才有這種想法。同好多心理問題一樣,要清楚哪樣是”cause”哪樣是”effect”真的不易呢!

「性無能」是一種生理和心理病,哪「愛無能」是病嗎?有沒有什麼therapy可治療呢?haha…
不過我仍期待著有一個可以讓我愛上他的人出現。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90: Error validating application. Application has been deleted. (190)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