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非禮選舉」後的結果與反思

8 六月 , 2006  

因為在網上選舉最想非禮女藝人而受到當局調查的商台節目《架勢堂》將會由下周一起開始停播兩個月。

到了現在整件事誰是誰非已經很清楚,我覺得今次商台對兩位DJ的處分也足夠,但問題一個節目的製作理應涉及很多人,現在商台給人的感覺好明顯是找人出來「祭旗」,因為商台的高層是有責任去監察所有節目,作為高層應同樣受處分。

而從這件中有幾方面值得我們深思。

首先是社會的底線。我們不是不能「搞笑」,只是凡是都有底線,尤其作為傳媒,這條底線一定會較高,因為他們的影響力也較大。
有一些人會說這個選舉是”Not a big deal”,這是因為每個人對事情的看法不同。
大家試想想,如果有一天你在街上有一個陌生的男人走上前,在一個女人面前說「我好想非禮你」,他只是說但什麼也沒做的就走開了,如果是你會有什麼反應?
有一些人可能會當他傻,但有一些人可能會覺得人生安全受到威脅。但無論怎樣這個男人也犯了性騷擾的條例。

所有覺得森美小儀沒有錯的人請從別人的角度想一想,可能大家都會好像官恩娜那樣想被非禮是吸引力的表現,但並不是全香港的女性都會這樣想。
這個選舉除了有機會觸犯法例,也令到不少人感到被冒犯。
一個DJ坐在咪前好應該對自己的言辭負責,這些就叫做專業,這也是作為傳媒的社會責任。
如果鍾啟恩在這個blog也舉辦一個「我最非禮的女藝人選舉」大家可能一笑置之,但森美小儀不是鍾啟恩,他們是專業DJ,他們說話的影響力比起我的大千萬倍。

另一個我發覺的奇怪現象就是香港傳媒和香港人越來越喜歡本末倒置。
就以「巴士阿叔」為例,大家都覺得巴士阿叔是不對的,但有不少雜誌和網上的討論卻認為大大聲說「我條野唔係你老母果度」的阿叔是英雄,倒是叫阿叔講電話不要影響其他乘客的四眼仔明明是正義的行為,卻被人塑造成一個陰聲細氣、懦弱的形象。
我不知道這是否香港教育制度做成,但有不少人都是「路見不平,走為上著」,幫人只是「傻仔」的行為。這也可以看出香港人欺善怕惡,可能這是香港商業社會下的生存技巧吧!
就如我在討論區看見有不少人「撐」官恩娜的言論,認為她這樣說只是不想「得罪」商台。
這好明顯說明只要你有錢、有權勢,你非禮強姦殺人也可以。
如果官小姐不是「波大無腦」而是為了商台那些音樂獎而發表她的「偉論」,這就更不可以願諒。

鍾啟恩說了這麼多不是想顯出自己是正義使者,只是想大家做任何事要過得別人,也要過得自己。
世界沒有完美,但我仍相信公義。過得了地上的法律,也過不了天上的那一關。

0608enew01b1.jpg希望他們在這兩個月中好好想一想作為一個專業DJ的責任,把之後的「架勢堂」做得更好

0607nhko11b1.jpg廣播事務管理局主席馮華健昨發表聲明,指已將事件可能觸犯刑事罪行的問題轉交律政司司長研究。
廣管局迄今收到117宗投訴商台有關選舉,主要投訴選舉品味低劣、鼓吹性暴力、侮辱女性、敗壞社會風氣、對青少年有不良影響,有投訴人更指該選舉侮辱男性。

相關文章:
不經大腦的「十大我最想非禮女藝人選舉」

文章追加:
<公開想非禮黨>vs<強姦快閃黨> -草飛之階
我最想非禮的香港女藝人選舉有什麼問題? -達Ming
非禮選舉冇問題的更大問題 -亞占
傳媒炒作? -網絡暴民Jacky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90: Error validating application. Application has been deleted. (190) thrown in /home/chungkaiyan/www/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